•    
     
     
     當前位置:首頁
    > 新聞資訊 > 國資動態
    視力保護:
    【改革開放40年·國企軌跡①】一個破解中國能源輸送瓶頸的大國重器成長史
    來源:國家電網有限公司   ?? 日期:2018-10-11?? 字號:[ ]

    編者按 “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,我們要總結經驗、乘勢而上,在新起點上推動改革開放實現新突破。”習近平總書記發表的一系列重要講話高瞻遠矚,為推進新時代中國改革開放指明了前進方向。40年來,廣大中央企業在改革開放的征途中披荊斬棘、風雨兼程、一路高歌。在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,國務院國資委網站推出“改革開放40年·國企軌跡”系列報道,敬請關注。今日推出第一篇《特高壓:一個破解中國能源輸送瓶頸的大國重器成長史》。

     

    近日,國家能源局下發《關于加快推進一批輸變電重點工程規劃建設工作的通知》,將在今明兩年核準9個重點輸變電線路工程,其中7個為特高壓工程,總輸電能力5700萬千瓦。這條很快淹沒在眾多經濟事件中的信息,跟另幾條新聞卻能互為關聯。

    9月29日,蘇通GIL綜合管廊南通沉井段盾構機拆解接近尾聲,1000千伏淮上線南過境段正在實施張力放線。國慶節期間,施工人員堅守崗位,按計劃推進GIL工程建設

    ——9月中旬,青海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,青海省積極培育綠色發展“新動能”,致力于走循環低碳發展道路,世界級新能源基地逐步形成。

    ——今夏,江蘇最高用電負荷連破1億千瓦。媒體報道形容,這相當于14億中國人每人同時點亮一盞電燈。

    青海和江蘇,恰好對應著新核準工程的送端和受端。這也契合我國能源資源逆向分布的現實:資源富集在西部、北部,負荷中心中東部卻能源匱乏。一邊要把資源優勢變成經濟優勢,一邊迫切渴望能源支持。需求,成為這些省份亟待建設特高壓的原因。除了經濟因素,特高壓建設還涵蓋生態保護、社會綜合效益等諸多內容。

    ±800千伏上海廟—山東特高壓輸電線路

    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特高壓

    縱觀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史,電力需求與經濟始終保持同步。2017年,我國國內生產總值按不變價計算比1978年增長33.5倍,年均增長9.5%,遠高于同期世界經濟2.9%左右的年均增速。電力數據顯示,2017年,全社會用電量達到6.37萬億千瓦時,比1978年增長了25.5倍,年均增速達到8.8%。

    能源是現代化的基礎和動力,當經濟社會發展,用電量隨之上升,電網配置范圍不斷擴大,電壓等級也相應提高。反之,如果能源輸送出現“瓶頸”,事關行業發展,甚至影響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保障。

    1978年,我國電網最高電壓等級是330千伏,到上世紀80年代出現了500千伏交直流工程。500千伏電網有力支撐了我國多年的發展。但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,遠距離大容量輸送能力不足、東部土地資源緊缺和環保容量的制約,無法滿足新的需求。

    2004年,華東三省一市召開了“十一五”規劃討論會。當時華東500千伏電壓網架接近發展極限,電網走廊資源緊缺、短路電流超標嚴重,若干500千伏變電站被迫分列分段運行,直接影響電網安全。我國能源資源和需求的地域分布特點,以及新的發展需求,使得發展安全性更高、經濟性更優、配置能力更強的電壓等級成為必然。

    ±800千伏上海廟—山東、±800千伏晉北—南京特高壓輸電線路跨越黃河

    與500千伏相比,特高壓在輸送距離和能力上有顯著優勢。在輸電走廊日益緊張的前提下,據測算,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工程走廊寬度雖比500千伏方案寬20米,輸送容量卻達到4至5倍,綜合計算,相當于節省占地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二。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曾說:“特高壓輸電技術的特點是輸送距離遠、容量大、損耗低、效率高。這是超高壓等其他電壓等級所做不到的。”

    特高壓有力促進清潔能源消納

    特高壓工程落點連接成線路,線路組成電網,顯示了各層面發揮的不同作用。

    2006年,第一條特高壓交流試驗示范工程開工。至今,中國已建成21個特高壓工程。特高壓聯通的省份,發展活力得以有效釋放。

    內蒙古自治區煤炭累計勘察估算總量、風能資源均居全國首位。據測算,已竣工的“三交三直”特高壓工程可新增內蒙古電力外送能力約4400萬千瓦。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王波說:“特高壓年輸電2000億千瓦時,就地轉化標準煤約6000萬噸,直接帶動各類電源投資1200億元以上,在有力推動能源電力工業蓬勃發展的同時,也對拉動GDP起到極大的促進作用。”

    10月4日,伊克昭±800千伏換流站投運,標志著在內蒙古建設的“三交三直”特高壓工程已全部投入運行

    《通知》提到,一條直流工程將送江蘇。江蘇是唯一全部省轄市都躋身2017年中國城市GDP百強排名的省份。在今夏用電負荷連續破億時,江蘇電網最高區外來電超過2100萬千瓦。特高壓工程將進一步保障東中部電力供應,滿足電力供需的基本平衡需要。

    特高壓泰州直流站施工航拍

    視野從一省放大到全線,《通知》提及的7個特高壓工程,起點多位于“三棄”突出的地區,如青海、張家口清潔能源基地和白鶴灘水電基地等。2017年年底,我國水電、風電、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達到3.4億、1.6億和1.3億千瓦,均為全球最大規模。清潔能源的快速發展,也帶來了巨大的消納壓力。

    清潔能源的消納,涉及電源、電網、用戶、政策、技術等諸多方面,需要綜合施策。天津大學副校長張鳳寶說:“‘三棄’問題的原因之一是網源發展不協調,與大型清潔能源基地開發配套的電網送出項目的規劃、核準相對滯后。”江蘇省經信委主任謝志成認為,西電東送是中國地理條件、能源結構的必然選擇。他希望進一步優化能源發展布局,提高非化石能源的占比,緩解東部地區日益嚴峻的環境問題。“既然特高壓電網已經被證明是行之有效的手段,沒有理由不加速規劃、建設。”

    強交強直才能保證電網安全

    再把輸電線路納入整個電網看,7個特高壓工程中,南陽—荊門—長沙交流工程、雅中至江西直流工程等,將打造華中電網的加強版,進一步促進省間水火互濟。而華中環網、華北—華中聯網加強工程建成后,可以實現跨區直流滿功率送電。即使出現嚴重故障,受端地區也不損失負荷。

    ±1100千伏古泉特高壓換流站

    特高壓電網,既需要特高壓直流遠距離輸電,也需要特高壓交流來確保大容量的直流輸電安全落地。專家曾打比方,電的輸送就像許多河流流入蓄水池,若突然斷流或暴漲,水池的承載能力就至為關鍵。假如一條±800千伏直流線路突然發生雙極閉鎖,數百萬千瓦電力就沒了,將立即引起電網頻率的波動,如沒有及時補充負荷,電網會被拉垮。而1000千伏交流電網如同更深更大的“蓄水池”,對保障安全至關重要。

    1000千伏錫盟—山東特高壓輸電線路高空作業

    綠色發展則涉及更長遠的發展考量。2013年9月,國務院發布實施《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。2014年5月,國家決定加快建設包括“四交四直”特高壓工程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12條重點輸電通道。到2017年年末,以上工程已全部投運,華北電網初步形成特高壓交流網架,京津冀魯新增受電能力3200萬千瓦,長三角新增受電能力3500萬千瓦,每年可減排二氧化硫96萬噸、氮氧化物53萬噸、煙塵11萬噸。

    我們有理由相信,《通知》中的7個特高壓工程建成后,也將在帶動電源和相關產業投資、增加就業、降低社會用能成本、促進東西部協調發展等方面,發揮新的巨大作用。

    【責任編輯:姚騰 】

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
    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       
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
  •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